qq空间赞自助下单平台,组团人数为零的“五一”假期 旅行社老板在抖音上卖旅游“期货”

  “五一”假期接近尾声,对于苗延南而言,这个假期很特别,因为既“空闲”又“忙碌”。“空闲”是因上海实行封控,为保障防疫安全,所有的旅游业务暂停,作为上海莲花之旅旅行社有限公司(下称“莲花之旅”) 创始人和边疆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下称“边疆科技”)CEO,这个“五一”假期,苗延南是没有任何组团客源的。   而“忙碌”则是因为苗延南每天都在与全国各大景区、酒店联系,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停歇,当身边不少同行朋友熬不下去的时候,苗延南发现了一个新的契机——在抖音上联合主播,营销和预售未来的旅游产品。   从5000到零   和大部分学习旅游专业出身的业者不同,家乡在内蒙古的“学霸”苗延南考入了上海同济大学建筑系,这是该校最为知名的专业,原本应该成为建筑设计师的他却因在大学毕业那一年参加了上海世博会的服务工作,一下子爱上了导游这个职业,于是在大学毕业后,他毫不犹豫地进入了旅游行业。   “那个时候,觉得给人做向导真的太好了,从导游做起,我一干就是十几年。其实至今我也没有后悔这个选择,就是一种热爱。”苗延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入行几年后,他成立了自己的企业——莲花之旅。   与一般的旅行社不同,莲花之旅是旅游产业批零体系中的批发商角色,主要偏资源采购并对接其他旅行社进行统一组团,所涉游客量较大,薄利多销。通常光一个周末,苗延南就可以接到5000多名游客的业务。   “今年1~2月,总体业务还可以,我都已经有后期的一些工作计划了,结果3月开始本轮疫情在上海发生,我就知道要受影响了。之后上海封控,为了防疫安全,当然暂停了上海所有的旅游业务,我这边以及当地的同行都已经一个月没有任何组团业务了,‘五一’假期原本是春夏的旺季,但现在是‘零’组团数。当然,防疫安全第一抖音,我们肯定理解和配合。只是一下子没有任何业务了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我是一个闲不下来的人。”苗延南对第一财经记者这样描述。   事实上,不仅是上海,其他地区也根据当地情况对组团旅游进行了一定的管理调整。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近期表示,根据首都疫情防控需要,已向各区级文旅部门、市文化执法总队印发通知,自即日起,在全市范围内暂停本市旅行社经营市民“在京团队旅游”业务。文旅部此前发布“五一”假期出游提示:密切关注国内疫情动态和中高风险地区变化情况,不要前往中高风险地区旅游。   曾卖土特产却不愿做“团长”   可能是因为学习建筑专业的思维,苗延南一直以来都很注重业务结构和规划。   “疫情已经持续2年了,2年前的疫情突如其来,当时让所有人都手足无措,很多同业者损失惨重,旺季变淡季的事情也都经历过。那时候已经有一批中小型旅游业者被洗牌,很多身边的朋友都转行了,有做的,有做电商的。我那时候就发现了一个生意——去做生活方式。我把我的业务调整了一下结构——旅游业务和生活方式业务并行,如果有客源则继续常规旅游业务,同时运用我平时做采购的资源来开展一些各地土特产的销售。”苗延南对第一财经记者说起2年前开拓土特产售卖业务时,颇有点自豪。   彼时,苗延南一天就可以卖出1000多份土特产,日均营收十几万元不在话下。   今年3月疫情发生后,上海封控之下,居民都很需要物资,尤其是食品。有一部分苗延南的旅游业界朋友就运用手上的采购资源,对接商家,成为社区“团长”的朋友不少。   “但是现在我反而不愿意做‘团长’了。因为这次的情况和2年前不同,这次上海整体的物流配送非常紧张,我虽然手中有正规的货源,可我不具备物流配送的保障能力。而且和平时卖土特产不同,平时那个是市场化的生意,赚钱是理所当然。但这次为小区邻居们组织团购其实是保障基本生活需要,这不是一个市场化的行为,‘团长’也不应该加价,更何况封控之下,我难以保障物流配送,所以我现在不做卖土特产的‘团长’生意。”组团业务“归零”后,苗延南这一次放弃了食品、特产销售的团购方式。   在抖音上卖旅游“期货”   闲不下来的苗延南,这次不卖土特产了,那么疫情来袭,又无旅游组团业务的他该做些什么?   “我这次挺特别,我3月时去了浙江出差,在即将返回上海时,上海开始实行封控了,结果没有办法回上海了,所以我最近这一个月就在浙江和江苏‘流浪’,而且当地也需要按防疫要求进行一段时间的隔离,我就一直在隔离酒店,规定时间满了之后,解除隔离,就去找当地的旅游业者聊一聊。”苗延南说自己是个闲不下来的个性,必须得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才安心。   原本每天业务都很繁忙的苗延南,在最近一个多月的“流浪”中和同行朋友有了更深入的交流。很多酒店住宿类的朋友都在头疼客源,尤其是江苏和浙江的酒店,往年有不少是长三角地区的商旅客人,客单价高且游客数量有所保证,但疫情发生以来,最近2年的商务客人骤降,此前刚复苏了一些,结果本轮疫情一来,大部分的商旅业务按下了“暂停键”。而在度假游客方面,则需要大力挖掘本地游客市场,重新进行产品设计和营销。同样的问题也在困扰苗延南身边那些做景区生意的朋友,一个偌大的景区需要高成本维护,可是疫情一来,必然减少客流量,而门票是很多景区的主要甚至是唯一收入方式,缺乏客源的景区业者们也在苦撑。   遇到困难的旅游业者有支撑不下去而转行的,也有坚守的,苗延南属于后者。   “我当初进入旅游业就是因为热爱,所以我不会轻易放弃,每次遇到危机,我总是在想如何去解决,而不是逃避。比如2年前,我开始细分生活方式的业务,卖土特产,这给我的旅游公司‘输血’补充了收益,在其他中小旅游企业亏损的时候,我这2年还可以,至少没有亏损。现在上海封控,物流运送很不方便,我暂停了土特产销售,那么我就要开发另一个业务来补充。”在与同业朋友们交流后,苗延南最近开始发力抖音营销,并售卖“旅游期货”。   此前,苗延南已经关注到互联网对于旅游业的影响,所以他成立了边疆科技,并且在关注和运用抖音做一些旅游方面的宣传。而本轮疫情更让他意识到互联网营销的重要性。   “我找了一些主播进行抖音云端合作,大家一起策划如何推广景区或者酒店项目,而且和一般营销不同的是,现在我们销售的不都是当下的产品,毕竟疫情之下的出游是非常谨慎的,尤其是上海还处于封控期间,根本不可能现在出游。我们现在抖音上营销的很多景区和酒店都是未来商品,比如你现在下单,可以用折扣价甚至低至半价买下门票、酒店产品等,而使用期可以是未来的一段时间,低价‘旅游期货’在最近一个月还是吸引到一批客人的。”苗延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将公司线下人员调整到最少,大量的人力和资源都投入到了线上业务。   经过与景区和酒店业者的资源对接、抖音账号营销、主播云端合作与剪辑作品等,苗延南在4月居然销售了约300万元的“旅游期货”,虽然利润不一定很高,但是有这样的营收,对于苗延南而言就是非常珍贵的现金流,他可以把公司运作下去了。   事实上,各地对于文旅产业复苏也在大力支持。公开信息显示,贵州省文旅厅宣布发放1000万元文旅消费券;云南省文旅厅宣布发放第一期文旅消费券800万元;海南省宣布发放文旅业消费券500万元,涵盖岛内多个景区景点;陕西西安、安康等地推出文旅惠民补贴及旅游惠民消费券;湖北文旅集团宣布,发放总价值1亿元文旅消费券,覆盖了湖北30多家景区以及50家商旅酒店;浙江杭州、宁波、温州、绍兴等多地推出消费券、免票游、半价游等文旅优惠措施等。   虽然目前没有组团游客,但是苗延南每天的工作排得满满当当——在线会议、对接旅游资源、制作视频、网络营销,几乎马不停蹄。有时候作为调剂,他会跟着最近非常火爆的刘畊宏跳一下“本草纲目”健身操。工作上的充实让苗延南很是满足,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他的妻子和孩子在上海,前几天他的35岁生日是独自一人在江苏过的。   凌晨时分,苗延南还在酒店制作和审核着第二天的抖音视频,他这几天的日均旅游“期货”门票销售量可达2000多~3000张。